啓明燈 / 待分類 / 改命3:了凡家族背後的神奇故事

分享

   

【菜鳥自提點】改命3:了凡家族背後的神奇故事

2021-01-05  啓明燈



啓明燈

(微信號:QIMING-DENG)

所有捨不得的,都在限制你的人生。

△點擊播放音頻

喪父以後,老母命棄舉業學醫不讓他學習舉業,就是考取功名。為啥不讓他學這個?因為家族裏邊有一個傳承,這個傳承説起來就有點話長了。
 
話説很早的時候,我説了個“話説”,這太像説評書了。我重新做一個聲明,在《了凡四訓》裏面,我舉到的所有例子,引用到的所有故事(“故”是過去,“事”是事件,“故事”就是過去的事件。)我引用到的所有故事,全部都是有據可考。特別做這個聲明。

為啥特別做這個聲明呢?因為在後面會有一些可能會突破你的思維限制的一些故事,可能會覺得:哇!真的假的?好,那我告訴你,真的假的是個判斷,但是歷史上有這種記載。我就是想説明一下這個事情,都是歷史上曾經有人記載過的,實際上我更想説的是都是真人真事,因為我講真人真事,咱們講“改命”才有意思嘛!講了半天編了一堆故事,講了個童話,然後告你改命,那你跟上童話改?你改不了。所以我就這麼個意思。
 

話説呀,在早年間,有一個老人家,這個老人家姓方。這方老人家呢,家裏邊要蓋房子,蓋房,你知道古時候叫動土。動土要查黃曆的,看看哪個日子好,一查,誒!這兩天就是個好日子,這就把人召集好,準備開工。結果這兒剛定了日子,晚上睡覺做一個夢,夢到一位紅衣老人,穿紅色衣服的老人家,來跟他施禮,説:“方老先生,你家動土的這個地方,是我們家族八百多口世代居住所在,希望你能給我們三天的時間搬遷,要不然我八百多口恐怕要命喪於此啊。”
 
老頭兒醒來就跟大家説,説:“哇噻!我做了個夢啊,這夢真奇了怪了。”但是你想古時候的人,大家一説:“這玩意兒,要不就別了吧,是不是有講究啊?”這老頭兒説:“哎!迷信!做夢的事情哪能那麼認真呢?開工吧,不然好日子就錯過了,開工吧!”結果“譁!”一挖開,一大窩子蛇,不計其數啊!一大窩子,而且其中有一條大蛇,紅色的,“嘶~”抬着腦袋吐着信子。那個場面把在場的所有人都嚇壞了,説“老爺子,這活兒咱不能幹啊!”老爺子:“你們都太迷信了,巧合,認真啥呢?”於是拿雄黃把這蛇全圍了,一條都跑不掉,然後一把大火,就把這蛇全部都燒掉了。
 
過了沒多長時間,方老爺子得了一個孫子,這個孫子生下就和別人不一樣,因為啥?因為他一開口,他那舌頭不是一塊,他那舌頭是兩叉,但是很有意思的是啥呢?很有意思的是,這個孩子從小聰明過人。什麼東西你跟他一説,過目不忘,從小就跟別人不一樣,所以老頭兒特別喜歡呀,這孩子真了不起,加緊培養。那麼這個孩子長大以後呢,成為明初的一代大儒,帝師(皇帝的老師)——方孝孺。這名字我想可能就有人熟悉了,方孝孺,他是建文帝的老師。

方孝孺先生畫像(來源網絡)

説到建文帝啊,建文帝是誰呢?建文帝是朱元璋的孫子。朱元璋的長子叫朱標,他是朱標的兒子。那你想朱元璋當了皇帝,他要幹一件什麼事?要立個太子嘛,法定國家接班人,就是要立個太子。但是朱標屬於命苦的,有命做太子,沒命做皇帝,為什麼呢?因為朱標死的時候朱元璋還沒死。所以朱標就先走了,朱標一走,現在各種宮廷劇你看多了,太子一死,你就知道弟弟們這就有想法了,各種想法。朱元璋説:行了,你們別想了,我這皇帝的位置啊,我不傳兒子了,我傳孫子。這就把朱元璋的孫子叫朱允炆,就是剛才説的這個建立帝,就把朱允炆立了太子。
 

建文帝畫像(來源網絡)


朱允炆二十三歲這一年繼位,繼位以後一看自己的叔叔們,朱標的那些弟弟們,都各地封王,比如説咱們太原晉王、北京燕王、江西寧王……各地封王,這一看王爺們的權力太大了,王爺的權力太大怎麼辦?中央沒有權力這怎麼辦?中央集權制——削藩,他要回收權力。結果太年輕,就是我們講政治鬥爭的經驗不足,急急忙忙上來就要削藩,自己的根基還不穩,結果叔叔們就翻了臉了。

其中北京燕王朱棣,這個朱棣是朱元璋的四子,火啦!和江西的寧王,兩個人聯合開始造反,這下朱棣從北京這邊一路南下把首都南京拿下了。首都南京拿下,朱允炆跑了,找不見了,後來不是派鄭和七下西洋嘛,下西洋幹嘛呢?下西洋找朱允炆跑哪去了。當然這是其中的一個使命,反正最後成了歷史謎案,找不着朱允炆哪裏去了。
 
那麼朱棣起兵的時候,方孝孺作為皇帝的老師,你想他是絕對的保皇派,絕對的擁護朱允炆吶,所以朱棣起兵,方孝孺用自己的輿論力量,反正各方面的影響,對朱棣施壓。你知道他是帝師啊,用今天説法粉絲多的是啊,學生多的是啊,所以學生們也都起來,都評判這種事件。但是不好意思,這個事情最後是朱棣贏了。朱棣歷史上叫永樂皇帝,史稱明成祖。

明成祖畫像(來源網絡)


所以朱棣後來贏了以後,就把方孝孺抓起來,説:“方孝孺,你對我罵的也太過分了,我跟你講,這是我家的家事,叔叔跟侄兒之間的事情,這是我家的家事,你這兒摻和啥呢?”方孝孺説:“你少來這套啊,什麼家事,這明明就是國家大事,你偷換概念你這是。”朱棣説不過他,朱棣説:“要這麼的呀,那咱們過去的事情就不説了,現在你來給我寫一篇繼位詔書,我當皇帝的詔書嘛,你來起草一份詔書替我消除影響力,咱們倆就一筆勾銷,完事了。你要是詔書不給我寫,那有收拾你的。”
 
然後方孝孺拿起來筆,在詔書上寫了四個大字——“燕賊篡位”,寫完字“啪”把筆一扔,破口大罵!把朱棣就罵的火啦,當皇帝了呀,朱棣馬上就火了,朱棣説:“方孝孺啊,你這就有點太不好意思了,這太給臉不要臉了,你信不信你這麼罵,你是誅滅九族!”方孝孺不怕死啊,方孝孺説:“誅滅九族有什麼了不起?有本事你誅滅我十族。”明成祖説:“好呀,既然你這麼説,成全你。誅滅十族!”這是中國歷史上唯一的一次誅滅十族的慘案,歷史上記載殺了八百七十三口人。

當時你説“誅滅九族”這個概念很好懂,誰是他舅舅,他舅舅的什麼人,你這一查,他能查到的。“十族”,這人是誰他都不知道,執法的隊伍出去要執法呢,要抓人呢,抓誰都不知道,怎麼辦?請示領導啊。領導説,哎呀,我也鬧不清啊,我請示皇帝呀。皇帝説,啊?對呀,抓十族,十族是誰呀?一琢磨,説方孝孺不是學生多麼,他那一批學生不是也跟我鬧事兒嘛,就把他學生們抓了,殺了就完了。所以連夜開始抓學生,學生們得到這個消息就開始連夜逃跑。
 
其中方孝孺有個學生,叫袁順,號杞山先生,這個人“唰”就跑掉了。杞山先生是誰呢?是袁了凡的爺爺的爺爺,袁了凡的五世祖。袁順跑出來以後,他對自己的人生做了一個深刻的反省,他心説我原來在家做自己的地主不好嗎?家裏邊有四千畝地不香嗎?我怎麼跑出來過流亡生活?四千畝地,請問逃亡的時候你能帶走多少?一寸都帶不走。所以他説哎呀,我咋了我,我放着好好的日子不過,我幹嘛過這種日子呢?所以他要反省啊,一反省,知道了——太年輕了,輕易的參加到這種政治活動當中,損傷家族氣脈。
 
什麼叫家族氣脈?家族的能量嘛!“我把家族的氣脈損傷了,所以我的子孫後代今後都缺乏能量。”所以他就有了一個想法,有個什麼想法呢?就是“我的子孫五世之後再出來做官”。因為做官消耗能量,所以他不輕易的消耗,他攢五代人,要把這個能量攢起來,所以他就有了這麼個想法,但是也僅僅是個想法,為啥?因為他是政治犯,他不具備政治身份,考功名得有政治身份的,他沒有政治權利。
 
但是十一年之後,明成祖天下大赦,他就算是平反了。這下跑回家去找兒子,為啥找兒子呢?因為臨走的時候,兒子很小,帶兒子不方便,就把兒子寄養在鄰居家。這個鄰居的名字叫徐孟彰,是一名醫生。那麼徐孟彰把袁順的兒子袁顥收過來,就收成繼子,給他改名叫徐顥,改了姓了嘛,改姓叫徐顥。就把這個孩子寄養在家裏邊。
 
這個徐孟彰啊,我前面講他是個中醫,你想這個小男孩從小長到大,在他家長大的,那叫視如己出,傾囊以授,手裏的絕活全都教這個孩子,結果沒想到十一年之後,人家他爸回來了,他爸回來説這孩子要不還給我吧?那老徐家也捨不得啊,養了十一年,而且徐家只有姑娘沒有男孩,兩家就聊一聊,看有沒有更好的解決辦法。最後想到了,徐顥改回去還叫袁顥,然後倒插門到徐家,做徐家的上門女婿,兩家又成一家親了。

所以從這個時候,在袁家就有了一個家承的學問,叫醫學。祖傳的醫學世家就是從這兒開始的,所以這兒有這麼一句:“老母命棄學舉業學醫”。説的就是這個傳承,因為家族裏邊全是這樣的嘛。
 
説到學醫,我順便把袁氏這幾代人的關係也捋一下。

(來源啓明燈)


剛才不是講到袁順嘛,袁順的兒子叫袁顥。袁顥有三個兒,其他的都是單傳,到了袁顥這兒有三個兒:袁禎、袁祥、袁禧。袁祥是袁了凡的爺爺,袁祥生了個獨苗袁仁。袁仁生了五個,老大袁衷、老二袁襄、老三袁裳、老四袁表、老五袁袞。老五是六十歲生的,五十六上生的叫慶遠,到了六十歲又生一個——袁袞。這個關係捋清楚。



歡迎留言分享。
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