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錢某某 / 待分類 / 聽説你想辭職,從事自由職業?決定前,一...

分享

   

【菜鳥自提點】聽説你想辭職,從事自由職業?決定前,一定要看看這篇文章

2020-08-31  我是錢某某

    一台筆記本,一個旅行包,兩本喜歡的書,這就是全部的裝備。

    然後,像三毛那樣,去遠方,去流浪。

    這個月計劃坐長達68小時的普快火車,從中國地圖上南端,直奔西端——西藏。

    下個月再直飛西北莫高窟,看茫茫戈壁,置身於高爾泰當年“月冷籠沙,星垂大荒,一個自由人,在追趕監獄”的荒涼景象。

    關鍵是,你還能掙錢。

    自由就是你的靈感。

    所見奇聞就是你寫作的素材,你來錢的渠道。

    這樣的生活,你喜歡嗎?

    你肯定喜歡。

    因為聽起來很美好。

    是的,只是聽起來很美好,其實這種生活,真未必有福消受。

    上個月20號,大BOSS突然告訴我們一好消息:從明天開始,寫手可以進行線上辦公,無需坐班。

    哇,我們當時那個興奮呀,就差跟高三畢業生那樣撕書撕試卷了。

    “來,為自由,乾杯!”

    飯局上,我們幾個寫手在那聊得不亦樂乎。

    池槿文説,她要邊旅遊邊寫作。

    鴨蛋更亢奮,她説她要歷經人世繁華,且奮筆疾書,寫下超越新媒體的文字。

    我呢,同樣滿懷期待。

    我立下大志:月寫30篇稿,月讀10本書,重新練出6塊腹肌······畢竟,自由了呀,不用上班了呀,有的是時間和精力!

    我們以為自由是瀟灑的啓程。

    殊不知,這只是另一種考驗的開始。

    不用上班後,我感覺每天都是週一,又感覺自己每天都活在週六。

    因此,每個需要動用意志的片刻,我都是痛苦的。

    起牀?再睡一會兒?

    算了,睡吧睡吧,反正不用上班。

    寫稿?晚點再寫?

    算了,不急,先刷刷朋友圈,晚點再説。

    有糾結,人就容易分神,容易怠慢,於是效率降低,成長停滯,工資大打折扣。

    靠,自由有個然並卵用?

    池槿文也在吐槽:“唉,又想寫又想玩,天天焦慮到腦袋爆炸。”

    鴨蛋同樣糾結。

    “本來打算旅遊的,結果發現自律太難了······旅遊取消,關禁閉!”

    我們三人都陷入了同樣的困境——無法駕馭的自由。

    正因為我深感其艱難,便覺得有必要給大家糾偏一個常識——自由,未必是好的。

    説乾脆點,自由,不是每個人都配得上。

    人天然都渴望自由自在。

    文青點的呢,遠方,流浪,或開個咖啡館,弄個小民俗啥的。

    瀟灑點的呢,做個斜槓青年?做個自由職業者?

    反正就特麼不想上班,不想擠地鐵,不想見領導。

    要我説:請!三!思!

    我以意志力為衡量,把人歸位兩類。

    問個問題:0~100分,如果讓你對自己的“自律性”進行打分,你會打多少分?

    如果低於80分,你就別辭職了。

    好好坐班吧。

    《萬萬沒想到》寫到,早有研究證實,人總是會高估自己的意志力。

    你覺得我可以做到80分的努力,實際,很可能只是50分。

    當時間一自由,規則一消失,人的惰性瞬間上來,50分可能又蹭蹭蹭降到30分了。

    這時,自由就成了毒藥。

    首先你會焦慮至極。

    意志弱的人,一旦失去外在束縛,其內耗就會分外嚴重。

    每次幹活之前,你腦中會跳出2個小人。

    A小人説:“幹什麼幹啊,又沒老闆催你,晚點再幹!”

    B小人説:“啊,這樣真的好嗎?窮啊,要掙錢啊。”

    兩個小人在那鬥來鬥去,煩死你了都。

    好吧,拖了大半天后,總算把眼前這點事給幹完了。

    你本打算放鬆下,沒想到自己還是焦慮,那兩小人還在那鬥。

    B説:“休息個P啊,才幹這點活,你哪來的臉休息?”

    A説:“媽的,誰敢管勞資?現在時間自由,我等會幹咋滴?”

    這種焦慮是莫名的。

    你只感覺它如影隨形,但是,你卻無法擺脱。

    就像你無法做到真正的自律——説起牀就起牀,説幹活就幹活,不帶絲毫拖泥帶水!

    知乎有個熱榜問題,叫“自由職業者的生活都是什麼樣的?”

    美化自由職業的回答是大多數。

    但有個回答很“另類”,也很戳心。

    2015年,她從事外語翻譯,因為討厭辦公室文化,辭了。

    自己單幹。

    那時,她存了小10萬塊錢,生活算是不愁,因此頗為期待:租個好的公寓,養條狗,出去旅遊就接筆譯,在家就做口譯,跟着客户跑跑······

    結果,2年都沒撐下來。

    狗送人了,公寓也轉了,存款也花的差不多了,然後,又老老實實跑去公司面試,這時發現,連專業也廢了。

    因為自由職業的干擾因素實在太多。

    譯着譯着,手就忍不住翻到別的網頁。

    什麼?明天去泡温泉?呃······行,明天的口譯就不接了。

    她説:“丫的,和雜念作鬥爭真的好難,尤其,連個管你的人都沒!”

    是啊,內耗帶來焦慮。

    焦慮就勢必帶來低效,帶來“窮”。

    你看,又焦慮又掙不到錢,你説,你追求自由幹啥?擺pose嗎?

    所以,別傻不拉嘰什麼為了自由而辭職。

    相反,意志越低,越要找那種規則性強的工作。

    比如公司壓力較大,比如同事領導都很上進的那種。

    這樣的工作肯定不那麼舒服。

    就像被一個籠子套住似的。

    既不能來趟説走就走的旅行,還得向權貴低頭,對領導畢恭畢敬。

    但請相信,這是好的,這能讓你人生保持基本的正軌。

    這也能最大效率使用你的“意志”,從而使你更接近於幸福——收入的保障,心情的穩定。

    它還有一個好處,那就是預防抑鬱。

    從心理學上講,意志薄弱的人,一旦脱離組織,最易陷入抑鬱。

    你也可以理解為“矯情”。

    一會兒覺得人生生無可戀,一會兒又犯個文藝病啥的。

    而一份具有壓迫感的工作,能在一定程度上,使你與抑鬱絕緣。

    不過話説回來,自由還是值得嚮往的。

    只是自由就像龍王的定海神針,不是每個人都能耍得動它,還得看你行不行,配不配。

    練就孫悟空那一身本事太難,就練意志力吧。

    你現在是公司上班對吧?再或者就是體制內咯?

    別急,別蠢蠢欲動。

    先把“自律”這把刀給磨好了。

    在組織之中,去以更高的標準要求自己,去拋卻朝九晚五的時間制,去淡化同事的影響,領導的施壓——一切動力和效率,都要源於自覺。

    只有這樣,自由方可成為自由。

    到了那時,不管你是做自由職業者,還是創個業什麼的,你都會過得快樂,而且不差。

    此刻,我也正躊躇於焦慮和自由之間。

    但我相信,我一定會走出來的。

    就像當年我不斷對自己説:我!一!定!要!寫!作!

    瀟灑是好的,無拘無束也是好的,美好的意境都是美好的。

    但我還是希望錢寶寶們,先謀自律,再謀自由。

    不然,辭職不過是換一種方式焦慮。

    自由職業者也終將變成個無業遊民。

    那時,遠方,情懷,追夢,一切都將指向焦慮與虛無之境。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